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4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芮雪晴不知道原主酒量居然这么差——好吧,其实她没想到酒也会醉人,因为见其他人都喝得很自然,什么反应都没有,她只当地球人口味特殊,喜欢这种味道古怪的饮料,万万没想到几杯酒下肚,她竟然开始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热……好热……

    芮雪晴只觉得有一团火从心里头冒出来,脚底下,头发丝都快要燃着了,热了就要降温,要喝水,和冰的饮料,她下意识觉得自己杯中的液体不对劲,顺手就接走了晋锐扬手中的杯子,一口银镜,正在敬酒的男人乐呵呵的笑道:“晋太太与晋总真是夫妻情深呢,既然晋太太一口喝干,我也不能客气了。”说罢也将杯中酒喝完。

    晋锐扬却眼神闪了闪,心知不好,不着痕迹的伸手揽了芮雪晴的腰,芮雪晴正热着,他火热的气息靠过来,正觉不耐,伸手便甩开,对面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讶,随后又觉得尴尬,心想自己刚刚太没眼色了,晋太太分明是在与晋总闹矛盾,自己这会儿凑上来岂不是找事?赶忙找了个理由离开。

    芮雪晴喝完晋锐扬杯里的酒,刚解了会儿渴,而后越发热了,便拿过晋安然手中正准备喝的果汁,再次好爽的一口饮尽,终于爽了点。

    晋锐扬确定她是真的醉了,也不啰嗦,随手叫了个熟人让帮忙给宴会主人说声抱歉,便强行揽了芮雪晴,另一只手牵了晋安然,走出宴会大厅。侍应生有眼色的过来帮忙,只晋锐扬避开没让他碰芮雪晴,侍应生也不意外,更恭敬的问:“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,先生?”

    晋锐扬把车钥匙给对方,说了个车牌号,又道,“这是我们的请柬,去门口帮我太太的披肩取出来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侍应生接了东西,匆匆出去了,等晋锐扬扶着极不配合的芮雪晴出了大厅,对方已经将车子开过来了,殷勤的打开车门,“请,晋总。”

    晋锐扬不假人手,自己将晋太太送进了车内,芮雪晴喊着热,闹了要出去,晋安然灵活的爬进了副驾驶座,开了冷气,一下开到最低,芮雪晴立刻感觉有冷风吹过来,终于舒服了,这才安心躺在座椅上,晋锐扬瞧了儿子一眼,勾了勾唇,亲自将车门关好,还未回到驾驶座,晋安然已经熟练的掏出了他的钱包,从里面抽了一叠钞票,递给犹自站在一侧微笑的侍应生,奶声奶气的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侍应生双手接过,心里头惊喜,对上孩子清澈的眸子,也不由得换下了公式化的笑容,真诚道:“慢走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芮雪晴在车里还算安分,下车时又开始不配合了,晋锐扬好不容易扶了她回到家,已经累出了一身汗,家里没有请保姆,因为芮雪晴现在说很不喜欢陌生人入/侵自己的地盘——原话是领地,晋锐扬换成了地盘,是觉得对方这话意有所指。还好芮雪阳在家,听的声音,从房里出来,了解自家大姐是在宴会上喝醉了,也没多说什么,“姐夫你照顾大姐吧,我带安然去洗澡睡觉。”

    晋锐扬松了口气,一个晋太太他都快顾不过来,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,我就帮安然找套睡衣,他睡前给他泡杯牛奶就是了,其他的他自己都会做呢。”

    晋锐扬点头,看着乖乖牵着小姨的手上了楼的儿子,心里也不是没自豪的,让儿子脱离母亲的溺爱,跟着太太出来住,目前看来是他最英明的决定,这才多久,儿子已经变得**了,不但能照顾自己,还能照顾他人。只是再看上趴在自己肩上扭成毛毛虫的晋太太,晋锐扬觉得有点头疼。

    给晋太太洗澡倒不是麻烦事,毕竟太太在自己面前**横陈,香、艳十足。芮雪晴觉得热,恨不得自己就把衣服扒光了,喝醉的她在晋锐扬跟前毫无自觉性,她其实压根儿没想到自己旁边还有雄/性这种生物,舒服的躺在浴缸里便不想起来,晋锐扬从享受变成了头疼,浴缸是双人的,他原本打算一块儿洗,没想到芮雪晴领地意识太强,不让他进来半步,自己又赖着不肯起,晋太太力气太大,他还真奈何不了她。

    晋锐扬干脆就洗了个淋浴澡,洗完只腰间围了条浴巾,强硬把晋太太从水中拽出来,又顺手抽了条浴巾裹在她身上,便将她横抱起。

    芮雪晴正跟浴巾搏斗,没顾上晋锐扬,三两下就把浴巾扯掉了,扔在地上,晋锐扬还提到嘶的一声,应该浴巾被她扯烂了,挑了挑眉,有点心塞,太太力气比自己还大,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。

    幸好已经走到床边了,在晋太太攻击自己之前,晋锐扬先把她放在了床上,怎料芮雪晴手盘上来,一拉,晋锐扬便扑在了她身上,浴巾也掉了,两个人没有丝毫障碍的接触着,偏偏芮雪晴在他肌肤上摸来摸去,虽然毫无章法,但对于好久没吃肉的男人来说,太考验定力了。

    晋锐扬当然不觉得对自己太太要什么定力,任由她翻来覆去的摸着,格外配合,几乎让她摸遍全身,芮雪晴玩高兴了,也不介意他这样对自己,毕竟你来我往,她是个很公平而且讲理的人,玩着玩着便出反应了,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觉得舒服,觉得太深了,但有时候又觉得不够,总之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体验。

    芮雪晴玩上瘾了,在晋锐扬结束后准备抱她去洗洗的,因为太过突然,晋太太又如此热情的回应,他连套都来得及戴,直接冲了进去,现在两人一身泥泞,总得清理一下。哪知还没起来,却被芮雪晴一把压住,她扑在他身上,有样学样的子做着他刚刚做的动作。

    晋锐扬瞬间有反应了,虽然刚刚发泄过一次。往常晋锐扬并没有如此失态,他做这种事从来措施充足,跟晋太太的第一次是被算计,他阴沟里翻了船,当时毫无知觉,若不是后来看视频,他也不确信芮雪晴竟然一次就怀了他的孩子,他对她毫无感情,更没想再生一个,而后偶尔履行夫妻义务时都带了套,如今头一次发现没有阻碍的亲密接触的滋味竟是如此销/魂。

    晋太太如此表示,晋锐扬也不客气了,翻身一把将她压住,顺着之前的湿润进去了。芮雪晴感觉天旋地转,这般刺激之下竟有一瞬清醒,她睁开眼,天花板上灯都在旋转,身上的人也时清晰时模糊,她整个人跟着起起伏伏,然后就没意识了。

    芮雪晴醒来时,家里上班的上学的都出门了,阿姨被叮嘱过,特意等芮雪晴醒了问她想吃什么,临时做新鲜的,芮雪晴眼睛一亮,说了一串菜名,阿姨刚想说“早饭是不是太丰盛了”,又想到男主人走时特意叮嘱太太想吃什么都给她做,阿姨忍住了,点点头,回了厨房。

    晋锐扬办公室里,助理在尽职的汇报工作,他却有些走神,心想不知道晋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