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北冥苍爵看着她的侧脸,只见,她低垂着头,面色沉思。

    宁白苏看向身旁的北冥苍爵,目光中有些笑意,弯起嘴角,摇了摇头:“只是在想宁若水为什么会那么痴迷你?”。

    随着宁白苏的问题,北冥苍爵蹙眉思考了一下,随后脸上浮上些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宁白苏侧过目光,看着北冥苍爵,轻轻一笑,人家被天下第一美人喜欢上,不知道是多欢喜的事,而在北冥苍爵身上,被第一美人喜欢上,似乎是见很让人反感的事。

    “宁若水曾经救过你,你难道不感激?”宁白苏挑着眉,问着北冥苍爵。

    北冥苍爵踢着马腹,驱赶着马儿,沉思了一会儿:“一年前曾经受过伤,去寻医,宁若水是救治过我,我只知道她救过我,其余的并不是很记得了”。

    宁白苏咬着唇,斜着眸光看着身后的北冥苍爵,似在打量他话里的真假“她救了你,反而想对你以身相许,你就不感兴趣?”。

    “吃醋了?”北冥苍爵见她眸光中有些打量,笑了笑,低下头,啄在她唇上“我不喜欢宁若水,我只喜欢你”。

    宁白苏撇开视线,抿着唇角,嘴角有丝笑意,她其实挺信的。

    刚才在茶楼,那人明显是宁若水花钱收买的人,而北冥苍爵却是重罚了那说书人,还让人在京都贴了告示,一旦这样说的人,下场都是死。

    想起刚才那评书人的下场,宁白苏相信这几天流言应该有所收敛,毕竟那说书人这三日都要被掉在城楼之上。

    而且三日后还要被问斩,相信不少人对北冥苍爵这种手段还是有些惧怕的。

    其实宁白苏也挺不懂宁若水的,明明就要嫁人了,却一颗心还念着北冥苍爵。

    宁白苏看向北冥苍爵,抿了下唇,笑意问道:“究竟宁若水喜欢你什么?那般痴迷你”。

    听完她的话,北冥苍爵一笑,轻道:“我只痴迷你,无关的人,我们不管”。

    宁白苏勾着唇,颇为满意北冥苍爵这段话。

    眸光紧紧揪着他,宁白苏一笑:“你还挺会说甜言蜜语的嘛”。

    “只对你一个人说”北冥苍爵一手扣住她的手,一手锁住她的腰身,笑着说道,随后,就是将她锁入怀中,一个轻吻落在她发丝之上。

    “贫嘴”宁白苏依靠着北冥苍爵怀中,抿着唇,娇嗔斥责一声,对于这话,她还是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暖暖的热意,北冥苍爵紧紧搂着她,宁白苏感受着轻轻和煦之风落入脸上,她喜欢这样的大自然,也享受和北冥苍爵这样简单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   北冥苍爵伸出手,拉过缰绳,踢着马儿,随后拉过宁白苏的手,放入缰绳上,紧紧扣住这她的手。

    笑道:“教你骑马”。

    宁白苏测过目光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北冥苍爵快速的踢动着马腹,马儿便奔跑起来,轻声在她耳旁道:“你稳住重心,抓好缰绳”。

    “嗯”宁白苏轻轻一笑,抓过缰绳。

    北冥苍爵见状,丢开手中的缰绳,宁白苏见他丢开缰绳,也大胆起来,踢着马腹,让马儿在草地上快速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骑了好一会儿,宁白苏就感觉身子有些疲累。

    北冥苍爵见她脸上汗水,从怀中拿出帕子,替她擦拭着额上的汗水,扯过缰绳,下马:“我牵着马儿走,你坐在上面吹吹风”。

    宁白苏笑意点点头。

    北冥苍爵牵着马儿往前走,宁白苏倒也乐意的坐在马上,双脚时不时轻轻踢着马儿腹部,嘴中轻轻哼着小调。

    北冥苍爵回过头,笑意看着她。

    见北冥苍爵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,宁白苏一笑,道:“北冥苍爵,告诉你个事”。

    “嗯?”北冥苍爵微一挑眉。

    “其实啊,我是来自好多年后的现代人”宁白苏摇着头,晃头晃脑的说着。

    北冥苍爵只是盯着她,目光中一片平色。

    宁白苏见状,疑惑的皱着眉,目光中有些惊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