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04.104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婚约真正当回事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85_85177我这次是死定了吗?裴子瑜陷入了无边的恐惧中。她不怕死,她害怕的是等待死亡的漫长过程,这个过程远远比死亡本身更加让人绝望和窒息。

    不行!我不能这样坐以待毙,得赶紧想办法!

    裴子瑜努力在黑暗中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现在她已经彻底适应了黑暗,整个房间空荡荡的,地上什么都没有,就连家具都看不到,就孤零零的矗立着这么一根绑着她的圆柱子,她低头一看,惊喜的发现脚边有一个不起眼的陶瓷碎片。

    “真是老天可怜我。”裴子瑜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,兴奋的低呼出声,她想法磨蹭着绳子,然后蹲下身,用捆绑的右手,使劲儿够着就在眼皮子底下的白色的陶瓷碎片。

    “就差一点点,裴子瑜,加油,还有一点点就可以了!”裴子瑜给自己打着气,她从来都不知道,近在眼前的东西愣是够不着是这个挠心挠肺的滋味犬!

    用了半天劲儿,但是白色的陶瓷碎片依旧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,在漆黑安静的房间里,闪烁着点点光亮,像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,冲裴子瑜做着鬼脸,讽刺着她的可笑。

    “呼,我真是尽力了!既然不想让我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,为什么还要让我看到这希望?裴子瑜浑身瘫软在地上,一头乌黑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肩膀上,额头上的汗珠滴在头发上,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憔悴踺。

    被捆绑的身子因为长久的不运动,越发觉得别扭和不舒服。

    从昨天到现在,裴子瑜已经是滴水不进这么长时间了,她觉得再也没有力气去够那个就在脚下的白色陶瓷碎片了。

    也许她的生命就这么结束了,裴子瑜觉得头脑的意识显然没有刚才的清楚了,一阵倦意袭来,眼皮就沉重的再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真想就这样睡过去啊,什么都不用想,什么都不用再操心,这样就解脱了。慕云深,我死了你是不是就高兴了?你会想我吗?

    不会的吧?他现在一定是跟宋小姐甜蜜的拥吻在一起吧?

    “裴子瑜,裴子瑜,你给我醒醒!你不能就这么睡过去了,我不答应!你父亲欠我的,你还没有还完呢!”

    朦胧中,裴子瑜觉得耳边仿佛听到了慕云深焦急的喊叫声,声音遥远的仿佛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,接着身体好像被人剧烈的摇晃着,眼前似乎还有一点光亮……裴子瑜想努力睁开眼睛看看,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,还是她出现的幻觉,但是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,索性闭上眼睛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宋馨得到裴子瑜被解救出去的消息时,正跟唐婉玲坐在一起诉苦,唐婉玲看到宋馨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,脸色马上就变了。

    好像很慌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婉玲仔细的观察着宋温馨的神色,小心翼翼地试探道: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宋馨从来都没有做过绑架人这样的事情,这是头一次做,还绑架的人还中途被人解救出去了,她当然慌张,往日的理智一下就飞到太平洋去了,吓得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“婉玲,怎么办,我……我因为看不惯裴子瑜,所以找人绑架了她,但是找的人刚才却给我打来电话说,她被慕云深救了出去,这下坏了,依照慕云深的性格,一定会彻查此事,这个事情要是查到我的头上……”天哪,她都没有办法继续想象接下来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宋温馨才为自己的冲动和过分举动后悔,她真是太傻了,被一时冲昏了头脑,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真是天助我也!宋馨刚好和慕云深闹掰了,慕云深还打算对他们唐氏不利,这个时候不正是争取宋馨一起对付慕云深的好时机吗?唐婉玲的眼珠子一转,计上心来,她摆出一副十分同情的样子,不动声色地吓唬道:“哎呀,宋馨,你怎么会如此糊涂呢?这个要是让慕云深知道了,他岂会善罢甘休?你也知道慕云深他对裴子瑜本来就不清不楚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婉玲想说暧昧来着,但是毕竟顾忌宋馨的面子,所以改成不清不楚,但是似乎这个词用起来更伤了宋馨的尊严,只见宋馨的脸色一下就变的煞白。

    连婉玲都这么说,可见,慕云深和裴子瑜之间的确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!宋馨紧紧地盯着窗外倒映进来的翠绿色的树影,愤怒充满了她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似乎忘记了她和慕云深之间的婚约只是作为交易来进行的。

    她竟然对慕云深动了真感情了,而忘记这次婚约的性质,轻易投入感情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找人帮你度过这次难关,但是,我也希望你可以帮助我一起对付裴子瑜。”唐婉玲看到宋馨苍白着脸,站在那里不说话,赶紧趁热打铁道,她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同意。”既然这个世界上容不得她宋温馨做好人,那她干脆就彻底做个坏人算了!她就是讨厌裴子瑜,就是看不惯裴子瑜,为什么还要违背着良心去对她好呢?

    她不要!

    “宋馨,我就知道,你是我的好

    姐妹,现在咱们又在统一战线上了,好了,不要紧张,我会替你摆平现在的一切,慕云深绝对不会怀疑到你的头上。”唐婉玲抱了抱僵硬在那里的宋馨,她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等裴子瑜再次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又躺在医院里,窗外的天空一片漆黑,看来现在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她刚想起身,就看到了坐在病床边的慕云深,他宽厚的大手掌紧紧地握着裴子瑜柔弱无骨的小手,整个左手都被慕云深包裹在了他的大掌里。

    慕云深怎么会在这里?他不是跟宋小姐订婚去了吗?宋小姐呢?订婚仪式到底举行了没有?裴子瑜的心里仿佛排山倒海似的,浮现出这一系列问题来,想的她头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哎!”她用空闲的右手使劲儿捶了捶额头,不由的轻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现在感觉怎么样?哪里疼?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吧?”慕云深因为太累,迷迷糊糊睡着了,但是他也不敢真正的睡着,一听到裴子瑜发出的声音就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紧张我吗”裴子瑜惊讶地望着慕云深,他不是都要跟宋馨结婚了吗?为什么还如此紧张在乎她?慕云深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忽然裴子瑜就看到了慕云深额头上的伤疤,她惊呼出声:“你这个……这个是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慕云深总是不注意爱护自己,她一不在,不是碰到这里了就是磕到那里了,就像是一个小孩子,真是不让人省心。

    其实,裴子瑜这次倒是没有受到多大的伤,就是精神受到了些许刺激,所以只要静卧休息,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,这是裴子瑜在昏迷期间,慕云深从医生那里听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傻瓜,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?慕云深皱起了眉头,怎么,她是在担心他吗?慕云深把唇凑到裴子瑜的耳边吹着热气道:“看来你还是伤的不重,居然有心思来关心我,那我明确告诉你,我很疼呢,作为补偿,你该如何慰劳我呢?

    裴子瑜被慕云深吹在耳边的热气弄的心神荡漾,她气急败坏地说:“你头顶的伤又不是我弄的,为什么要我慰劳和补偿你?”

    还不等裴子瑜说完,她就敏感地感觉到慕云深的大手撩起宽大的病号服,顺着她纤细的腰肢,一路上移,一下就准确无误地摸到了胸前的饱满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管,我就是要你。”慕云深霸道的说,仔细听,竟然可以听出里面的撒娇意味。

    “慕云深,你这个混蛋,赶紧放开我。”裴子瑜感觉到慕云深的大手肆无忌惮地行动着,她浑身一个激灵,就往外推慕云深,不推不要紧,一推,慕云深反而把裴子瑜搂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穿内衣的胸部直接就贴在了慕云深宽大结实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喊吧,如果你想把全院的人吵醒,反正我是无所谓,正好可以让他们看下现场直播,大饱眼福。”慕云深邪邪一笑,厚颜无耻的本性充分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卑鄙,下流!”裴子瑜自然不敢再喊了。

    慕云深此刻呼吸声明显加重了,这么些天不见,他真是想裴子瑜,每天都在竭力忍受着,今天好不容易又逮到机会了。

    裴子瑜被慕云深抚摸的瞬间就失去了所有的防备和抵御,只是嘴上说着:“慕云深,人家还是病号呢!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你没事的,子瑜,你知道不知道这些日子,我憋的有多难受,我有多想你。”慕云深粗重地喘着气,嘴唇立刻就对上了裴子瑜小巧湿润的唇,把舌头伸进裴子瑜的口腔里,如饥似渴的吸吮着甜蜜的味道。

    两个舌头犹如交缠在一起的小蛇,缠绵的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“啊!”裴子瑜一个轻声尖叫,慕云深进入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很疼吗?宝贝。”慕云深疯狂地吻着裴子瑜,从嘴唇到下巴,再到消瘦的锁骨,灵巧的舌头在裴子瑜光洁的皮肤上一寸一寸游移,最后他的舌头噙住了裴子瑜胸前的敏感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裴子瑜已经因为麻酥感完全瘫软在了慕云深的身下。

    慕云深一边用舌逗弄着她,一边也没有停下猛烈的攻击,他在裴子瑜的身上,猛烈地推动着。

    裴子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随着慕云深最后发起的猛攻,出声叫了起来,她感觉自己仿佛凌空飞起,和慕云深一起,体验着刺激无比的人生感觉。

    “子瑜,感觉好吗?”慕云深也用完了最后一丝力气,趴在了裴子瑜的身上,大汗淋漓地问道。

    裴子瑜的眼泪就顺着眼角流在了洁白的枕头上。

    良久,慕云深都没有听到裴子瑜的回答,这才缓缓地抬起头,看到裴子瑜的泪水,他的心忽然就被她的泪水刺痛了,他明明是爱她的,可是为什么每次都会让她哭泣?

    慕云深用唇吸住了裴子瑜晶莹的泪水,一股咸咸的味道就在口腔里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哭?不准哭。”慕云深翻身侧躺在裴子瑜的身边,因为这个是单人床,裴子瑜和慕云深的身体紧紧的挨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p>“慕云深,你还记得那个赌约吗?我似乎已经爱上你了,你呢,你爱上我了吗?”裴子瑜沙哑着声音问,她既想听到慕云深说爱她,但是她又害怕,她父亲可是慕云深心心念念要手刃的杀母仇人。

    很久,慕云深都没有回答,裴子瑜侧过头一看,不知道什么时候慕云深已经睡着了,裴子瑜伸出手,轻轻地抚摸着慕云深五官分明的俊朗轮廓,睡吧,只有这个时候,慕云深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什么?和宋馨联手?”慕云涵在听到唐婉玲的建议之后,不可思议的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唐婉玲急忙说:“是啊,只要我们这次帮了宋馨,她就会帮我们一起对付慕云深。”纵然慕云涵之前对唐婉玲动过手,唐婉玲也刻骨的恨过慕云涵,但是在共同的敌人面前,唐婉玲还是“明智”的选择跟慕云涵站在一起,以便来扳倒他们强大的敌人,慕云深。

    “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?我怎么觉得宋馨是爱慕云深的呢?”慕云涵放下手里的茶杯,有些担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傻啊!她爱慕云深更好啊!这次的事情,她要是敢不听咱们的,咱们就把这件事情捅到慕云深那里去,她不是爱慕云深吗?她会让慕云深知道这次事情的真相吗?恐怕死都不会。”唐婉玲嗤笑了一下,这个事情无论从哪个角度讲,对他们都是一个绝好的机会,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!”慕云涵听完唐婉玲的话,拍掌叫好,接着说道:“可是,我怎么记得,宋馨可是你昔日的好姐妹啊。”

    慕云涵之所以这么说,一方面是担心自己被唐婉玲给算计了,一方面也是测试她一下,看她有几分人情味,不会到时把复仇的利刃指向他自己吧?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唐婉玲听了慕云涵的话,忽然就哈哈大笑起来,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慕云涵拧着眉,静静地看着眼前肆无忌惮狂笑的女人,觉得莫名的反感。

    “好姐妹?你知道吗?我在这个世界上,最不相信的就是这些虚假的感情了!好姐妹,我听着都想笑!”唐婉玲说的有些悲凉,自从她被慕云涵拳打脚踢后,她就发誓,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人,发誓一定要让自己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一个除掉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!包括……慕云涵!

    “哦,那你相信我?”慕云涵走到唐婉玲的身前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唐婉玲,他还真的没有发现,原来唐婉玲是如此的有心机。

    “当然相信,你可是我以后的丈夫呢,咱们就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我不相信谁,也不会不相信你。”唐婉玲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深弧度的笑意,只是暂时在一根绳子上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我就答应你,帮助宋馨,然后让宋馨帮咱们搞垮慕云深。”最后,慕氏集团的大权就可以顺利地落入他慕云涵的手里,慕氏集团的总裁位子非他莫属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想想都让人激动呢!他没有处理好农民工罢工的问题,没有关系,他没有处理好之前的几个案子更没有关系,只要他这次借助唐家和宋家在慕氏集团的力量,排挤掉慕云深,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慕云深,你别得意,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,咱们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。

    慕云涵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裴子瑜第二天就嚷嚷着出了院,因为担心让家人知道这件事情,所以她才不愿意在医院里多待,不能再让爸爸和弟弟跟着自己担惊受怕了。

    因为暂时没有地方可去,又在慕云深的逼迫下,裴子瑜不得不回到慕氏庄园,而在张妈的口中,她悄悄打听到原来慕云深并没有举行订婚仪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